繁體中文| 加入收藏| 联系我们

把保护历史文化遗产作为首要任务——《规划》解读之四
2018-01-30 11:05:42   来源:济宁日报    点击:

建设曲阜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示范区,要本着无愧历史、无愧未来的责任心,把保护历史文化遗产作为首要任务,像爱惜生命一样保护好历史文化遗产,更好地发挥承载灿烂文明、传承历史文化、维系民族精神的重要作用。

依法加大保护力度。增强对历史文物的敬畏之心,强化系统保护理念,梳理文化遗产线路脉络,统筹推进文物保护、遗址保护和历史文化名城名街名镇名村保护,夯实传承历史文脉的基础。

加强文物资源调查。开展文物资源调查,全面廓清文物资源状况。落实文物登录制度,完善文物调查、申报、登录、定级和公布程序,建立统一规范的文物基础数据库。完成省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保护管理记录档案建设,推进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“四有”工作。加强近现代遗产的调查研究工作,加强普查成果的管理和利用。

加强文物资源分级分类保护。全面贯彻“保护为主、抢救第一、合理利用、加强管理”的方针,切实加大文物保护力度,让宝贵遗产世代传承、焕发新的光彩。以曲阜片区为重点,推动文庙、书院等儒家文化遗产的本体保护和活化利用,充分发挥儒家文化遗产的道德涵养、社会教育、科学研究和文化传播等方面功能。以儒家文化、邹鲁文化、始祖文化等礼制建筑和遗迹遗存为核心,实施“三孔”世界遗产保护利用提升工程,提高世界文化遗产的保护利用水平,推进世界文化遗产监测体系建设。启动孟颜曾作为三孔世界文化遗产拓展项目工程,全面推进重要遗产地的系统保护。加强省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预防性保护工作,重视岁修,减少大修。加强一般不可移动文物的管护,层层落实管护责任,加大日常巡查与养护。强化可移动文物保护,加强重点和特色博物馆建设,支持非国有博物馆科学健康发展,鼓励民间合法收藏,继续推进“活态展示工程”。依法保护文物安全,完善文物保护责任终身追究制度,加大文物安全达标提升力度。拓展文物保护渠道,鼓励支持社会力量投入文物保护修缮。

加强遗址组团式保护。充分发挥考古谱系完整、历史遗产丰富的优势,推进大遗址保护与考古,全面提升曲阜鲁国故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和展示利用水平,高水平建设邹城凫山羲皇庙省级考古遗址公园,为其他考古遗址公园建设提供示范。稳步实施重点遗址组团的示范性保护工程项目,重点对城墙、堌堆、墓葬封土等暴露在地上部分进行抢救性保护与展示,推动重要大遗址博物馆建设,建成一批具备开放条件的大遗址展示区,做好以大遗址保护和课题研究为目的主动性考古,加强基本建设工程中的考古勘查和抢救性考古工作。启动一批考古研究重大项目,开展考古新发现成果转化工程。推进考古成果数字化展示。

加强历史文化名城名街名镇名村保护。以曲阜、邹城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为核心,以镶嵌其间的名街名镇名村为支撑,构建主题鲜明、原汁原味的保护体系,打造传承历史记忆的空间遗存、延续文化血脉的鲜活标本。严格按照《明故城控制性详细规划》,加强明故城整体性保护、整修和利用,推进环境绿化、商业空间、文化教育等各类公共功能的调整优化,完善道路交通、灯光照明、环卫绿化、旅游服务等各类配套基础设施,并根据考古挖掘情况适时修编;尊重居民利益诉求,对原有单位和部分居民进行适当搬迁,保留合理比例的原住民,推进建筑主体修缮,通过居民院落免费开放或居民出让产权等方式,展现活态文化,保留明故城文化的原真性;实施明故城核心街区商业业态提升计划,科学论证规划业态种类、布局,扶持文化旅游、节庆会展、文物复仿制等高端业态发展。保护传统格局和整体风貌,对能够诠释历史风貌与文化源流的标识性文物、建筑和地貌,加大保护力度,开展历史建筑、民居修葺,推广有机更新、渐进更新,避免大拆大建、拆真建假,不砍树、少挖山、不填湖,基础设施建设尽量减少对视觉景观干扰破坏。

实施科学修复工程。遵循历史文脉,摸清修复需求,科学制定修复方案,加强修复技艺研发创新,加大修复力度,提升修复质量,确保真实性和完整性。

开展文物修复需求摸底普查。结合文物资源普查工作,对古建筑、碑刻、壁画、字画、金属文物等进行系统评估,对破损、老化、糟朽等情况进行定级鉴定和建档登记。建立文物修复动态项目库,有计划分批分类实施保护修复,优先抢救濒危易损文物、珍贵文物和社会影响较大的文物。

因地制宜推进系统修复。坚持以历史文脉为依托,将文物梳理修缮与文脉传承延续相结合,从单体修复向成线、连片、跨区的系统性修复转变。对不同时期的文物,遵照时代特征和艺术风格,尽量保存原来的建筑形制、结构材料、工艺技术,避免在修复中对整体风貌造成影响。坚持抢救性修复、最小化干预原则,强化日常保养和维护,重视岁修,减少大修,杜绝因不当维修造成的文物破坏。

强化修复技艺支撑和材料保障。遵循“修旧如旧、带病延年”的理念,研究文物保护修复的传统宝贵工艺,提升科研技术水平,更多更好地保存文物的原有形制、结构、材料和工艺特色。

加强典籍文献整理收藏。多措并举做好典籍文献整理编纂工作,加快形成系统完善的儒家文化资源库,用最严谨的治学态度奉献出无愧于时代、无愧于人民的精华,使儒家典籍文献传诸内外、嘉惠学林、荫及子孙。

实施儒家典籍文献收集工程。着力做好流失海外、散存民间儒家典籍文献,特别是珍本、孤本、善本的搜集、抢救和再造工作。统筹各方面力量,对海外儒家典籍文献国别、收藏人、题录、版本等信息进行普查摸底,强化价值鉴别评估,建立完善信息库。实施海外儒家典籍文献回归工程,多渠道多形式实现中华民族文化瑰宝早日重返故土。全面开展民间儒家典籍文献普查登记工作,广泛收集承载传统记忆的珍稀古籍、宗族谱牒、契约文书、信函书札、日志笔记、乡规民约、乡土史志。搭建古籍资源展示交流平台,普及保护传承知识,鼓励通过公开展出、集中保管、捐赠转让等方式,共享儒家优秀传统文化的丰厚滋养。

实施儒家典籍文献整理编纂工程。加快馆藏珍稀古籍、海外回归古籍、流通较少古籍和出土古籍的编辑出版,保存并扩大古籍流传。开展十三经注疏会校点校与研究,编纂儒家史论文献、百家儒学精华、集部儒学文献等。强化与《儒藏》等国家级大型文化工程的交流合作,推进资源共享、减少重复建设。加强邹鲁礼乐文化整理展示,系统梳理孔孟家学文化传承,争取《孔子世家明清文书档案》尽快纳入世界记忆工程。加强对民间文献资料的筛选、收藏和出版,丰富史料资源、拓展研究领域。

实施典籍文献标准化和信息化工程。梳理萃取儒家优秀传统文化经典内容,通过大数据等信息技术手段加以储存、保护、开发、转化、应用。加强与主流机构和平台的交流合作,利用5年左右时间建成面向海内外的标准化、数字化儒家传统文化经典资料库和网络推广平台。精心选定古籍版本,强化古籍版本学、目录学、校勘学等专业人才支撑,加强对生僻字、异体字、繁简对照等问题研究,提高古籍文字电子识别技术。丰富内容、统一标准、提升功能,让常用的古籍精品和久已绝版而又传世孤罕的古籍善本化身百千,相对真实、永久地保存原貌,真正发挥继绝存真的作用。

相关热词搜索:历史文化遗产任务

上一篇:金乡:王杰村入选全国首批“红色基因名村(镇)”
下一篇:最后一页